北海有梦

BG党 不要转载 不喜KY 养老勿扰模式开启

别说了我买

告诉我多少钱$_$呜呜呜

想起刚上高中的时候,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位心理老师,也是我们学校心理咨询师的老师,手里带了不少研究项目。
有节课让我们画画,我画的是栅栏下的蔷薇花。
现在想想,是我自我束缚,是外界束缚。
是我柔弱,攀附着支撑着才能向上,水晶帘动微风起,满架蔷薇一院香。
现在想起来幼稚的不行。
我不愿意有那个束缚我的栅栏架子。
我想长成玫瑰呀!

偷偷开车
未成年不要往后翻

一个叶橙

楚姐姐视察完了某叶在B市置办的新居,感觉下一秒他俩就能扯证,然后三年抱俩的两人,心里暗暗发誓份子钱得赶紧准备了。

“你俩是谁包养谁啊?”

“从工资上,是我包养他。从家底上,他包养我。”

得嘞,互相包养,世风日下。

难以自我放过
自我拉扯
自我折磨
都是我不放过自己
自嘲成习惯
敏感又难缠

佛系退休养老了解一下
真的不高产
不日更
拖延症晚期
三次元忙爆


只吃BGCP乙女

我爱苏沐橙

纸片人男人多

墙头多爆

喜爱吃粮点推荐

打扰到请屏蔽


所有文拒绝转载


冬日晏【方应看X你】

有刀慎入




方侯爷于年冬从三清山上带回来一个包在襁褓里面的小婴儿,这是连彭尖都始料未及的事。


方应看依旧裹着狐尾裘皮,通身气派逼人,那双美极了的丹凤眼,不再勾起寒霜,眉眼里的春意盎然,看得彭尖都抖了三抖,觉得这数九寒天不同以往。


彭尖心里嘀咕着,侯爷虽去的勤,但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有孩子这事,怎么看怎么匪夷所思。虽知道侯爷跟那位咋咋呼呼的姑娘亲近,这两人不动声色有了个娃,也太让人措手不及了。侯爷还没成婚就把人肚子搞大了,没让他去善后,倒是直接把后带回来了。这可如何是好?今年这事真让人头秃。


正当彭尖看向方应看,等着有何吩咐,给他个由头接受这么个冒出来的小东西,准备力挽狂澜堵上府里悠悠众口时,侯爷潇洒越过他进府回房,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他准备接过襁褓的手只笼了一片并不温暖的南风。彭尖望了望天,搓搓手又揉了揉脖子,“哎呦,这都什么事啊。”


小心翼翼地放下小孩子,看她醒了吃手不停,方应看不急不躁地递了根葱白的手指给她抓着,小丫头眼睛滴溜溜地圆,不枉她娘生她之前吃了不少葡萄。






从此神通侯府就有了位小小姐。


这位小小姐可真真不是一般人。三岁上树,五岁习得轻功上房揭瓦,七岁八岁狗都嫌,十岁拜在了神侯府四大名捕之首的无情门下。和那金剑银剑成了师兄妹。从小像个皮猴,一点也不大家闺秀,那又怎么样,她还是方应看手心的明珠,能搞得神通侯府鸡飞狗跳,彭尖一见就直喊“姑奶奶”的小祖宗。


彭尖每天都吐槽这死丫头像极了那姑娘。虽然侯爷从不提孩子她娘,但是这丫头这面相十有八九承了亲娘。哦,对了,人家姑娘闺名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,他家小姐倒好,侯爷亲赐“小土豆”。为报她娘当年源源不断送到侯府能过冬不愁的土豆……
侯爷起名真的别致。


小姑娘是谁啊?神通侯府唯一的小姐,神侯府的新晋捕快,预备神捕,三清山叶问舟的外甥女,去漠北的时候身边还经常能跟着一头狼,一吹笛子能引万灵,能让毁诺城乖乖开门,甜水巷姑娘争宠的无法无天的晏姑娘/晏公子。
哦,忘了说了,她姓方,单名一个“晏”。
取“日日安”之意。方应看的意思,甚至还请皇上封了“安慧郡主”。


每个人都喜欢这个丫头,只有彭尖看了她就头疼。天知道这丫头跑出去惹了什么祸。


今天女扮男装去甜水巷喝茶听曲,非得跟对面尚书之子王公子抬杠,包了甜水巷的头牌姑娘一个月,气的王公子当街找了奴仆要给她点颜色看看。她倒是好,顶着跟方应看相差无二的微笑,把人家腿和肋骨都敲断了。


明天跑去河边非要采莲蓬,非要找能托婴儿的大睡莲。找就找吧,不让船夫撑船,非要他一把老骨头跟着她折腾。结果她看见日暮时分的一行白鹭,大喜过望,张口一首“易安居士真乃谪仙人”一激动把船搞翻了,湿淋淋回府着了风,病了一个月,她病了多久,彭尖就顶着侯爷的冷芒多久。可是他也病了啊。侯府管家这活才没有小姐的护卫难当呢?他能请求告老还乡不?




正当他每天愁的觉得早晚自己英年就要白发苍苍,天命就要早衰的时候,小姑娘及笄了,能嫁人了。小丫头看上了神侯府一起练武的小子,彭尖越看越不顺眼,那小子跟追命一样没个正行,怎地配得上他家小姐。可就是架不住小姐喜欢,小姐十六岁那年,神侯府带人来提亲了,侯爷喝着未来女婿敬的茶,在小伙子做好准备掏心挖肺的时候,摇摇折扇,准了。


一旁看戏的彭尖愣了,竟然不刁难这个穷小子的吗?门外面偷听的小姐大喜过望,顾不上场合就冲进来扑进侯爷怀里,大声说着谢谢爹爹成全。


他家小姐要嫁人了。陪嫁了一栋园子,用不完的金叶子。神通侯府再没了能掀房顶的人。


小姐出嫁前,恭恭顺顺地跪在侯爷面前磕了三个头。“爹,女儿走了。您别担心,女儿必定人如其名,日日安好,您就放心吧。”


方应看喝着明前龙井,转了转手里的玉扳指,让喜娘把她头上画的花瓣擦了去,他说看着碍眼,丑的要死。这品味跟她娘一样俗气。


小姐气呼呼的样子跟她如出一辙,嗯,像河豚。


迎亲队伍出发的时候,彭尖红了眼眶,从小看到大,像女儿一样宠的丫头长大了,不用他护着了。






彭尖七十岁的时候,终于能从心所欲,退休养老了。他的身子骨也不行了,仗着年轻落下的病慢慢显了上来。老眼昏花的不行,他还是待在府里,守着侯爷。


侯爷这几年也不好,心口没来由的疼,大概是当年挖的心头血的病症反噬了。侯爷倔脾气地赶走了御医,唐姑娘来看他时,什么也没说,只送了他一块陈年老布,想起来应该是姑娘的。


侯爷妥帖地收着了。



方应看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。他好像就在等着这天。寒冬至,冷的就像那年他只身带着“晏儿”回来那年一样。屋里烧了不少火盆,他本已经寒毒入骨,当年的征战的入髓凉风,还缠着他,扰得他彻夜难眠。

今日他却让下人把门窗都打开,穿戴好衣服。发髻坠好金边绣带,取下那边陈年旧折扇,轻轻地抚弄那丝线陈旧的吊坠。

“方应看,本姑娘打算来你这神通侯府劫个夫君。”他看见那昔日绿衣裙的姑娘裹了白狐裘,趾高气昂地进了门,从看见她那一刻,他嘴角的笑意就没变过。


“你好大的胆子,若不是你夺了本侯爷心头血,哪还容得你这般嚣张。”




小姑娘笑嘻嘻地牵走了侯爷。牵走了当年意气风发,一挑眉一翻手就夺了她心的如意郎君。



今年的梅花开的早了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可以理解为小姑娘生了晏儿就回现代了。
可以理解为死了以后回现代。
不过我设定的是蛊毒发作,手腕上花瓣开全了,所以晏儿出嫁的时候,方应看看着她额头的花碍眼。

“晏”是小姑娘取得名字,不仅仅希望女儿日日安好,也希望他日日安好。

最后也可以说是回光返照,也可以说是小姑娘来接他回现代了。


emmm.其他的自己理解吧。

不算是很刀。

也能理解为大结局happy ending的,嗯!

【西风独自凉】方应看X你

夜宵
我们一起吃刀子
一起哭
BE预警



ver.彭尖
今年秋,京城的枫叶由艳红变血红的时候,侯爷接连进宫三天请旨赐婚,执意要娶姑娘为妻。

皇上无奈这位神通侯怎地就在这点事情上不知变通,本想着指个公主给他的,架不住他连着三天进宫从退朝跪到掌灯,怕了他的心性,终是准了他去。
从圣旨一下来,爷就开始命我张罗着布置侯府和大小事宜。

当天十里红妆,从城门到侯府的两侧安插了不少侍卫以护周全。各家闺秀无比羡慕那轿中女子能得侯爷青眼相待。

侯爷一袭红衣,金线勾边的龙凤喜袍,比这侯府后院的枫叶还红。

“方应看,你想娶我,我偏要十里红妆,才愿意嫁给你。少一里我就跳了花轿,陪着张先生云游四海去。”


侯爷在前厅喝了酒,摆脱了文武百官,才脱身走到后院枫树下。他张开折扇挡住了脸,侯爷来者不拒,陪着那些大官喝了不少,下了宴席,路上只要遇见说“恭喜”的,都得了不少赏钱。
虽然爷儿今天喝了不少酒,却清醒的异常。怔怔望着枫树出神。许久才目光流转,命我把后人屏退,才缓缓步入新房。
“我竟忘了,她不在这树上,那个皮猴自从狠摔了一次再也不肯爬树了,总算是学乖了。”

“她肯定等我等的不耐烦了。一会儿又该叫叫嚷嚷着我不理她。真受不了。”



可我知道,那房里根本没有什么姑娘,那顶轿子只不过是空轿。侯爷娶的不是美娇娘,是姑娘亲手绣的嫁衣而已。三清山下来的不是她,甚至连她的一缕幽魂都不知飘到何处。眼睛一涩,侯爷怕是现在都没接受姑娘不在了。我张张嘴,哑着声音祝侯爷和姑娘百年好合。








姑娘是在三清山没的,侯爷本想带她回府或者去毁诺城修养,姑娘执意不肯,偏要“落叶归根”,侯爷听了这话,气的折断了桌角。

姑娘一个心疼,想爬起来看他的手,却发现已经没了气力。

现在想想那时候,侯爷就疯了,他虽还是照以往一样,陪着姑娘说话,看她喝药喝了一碗咳了半碗,吃食一点也进不去。看她眼里光泽明灭,看她气若游丝,看她香消玉殒,都没有露出一丝悲伤的神情。

姑娘的最后一句话是“方应看不要皱眉”。
此后侯爷果真没再皱眉
只是也不会笑了。




姑娘葬在了云起台,她喜欢看云卷云舒,喜欢看星星,喜欢在这里偷懒躺着晒太阳,侯爷呆了三天,最后一天说着“甚好甚好”,摇了摇折扇就下了山。
就在我以为爷回侯府之后一切如常,依旧练枪阅文卷,只是夜里不再熄烛火时。
就在我小心翼翼地以为不提起姑娘,这件事情就能过去的时候。他进宫请旨赐婚,我才明白这辈子这件事过不去了。
方应看,方大侯爷,一生的伤口大抵疼不过此。
他有了弱点,又失了弱点。

“普天之下,我方应看的夫人只此一位,求皇上成全。”
“她最怕黑,我不舍的”






侯爷今天发了好大的火,新来的婢女竟然把姑娘的发簪摔了去,小丫头片子还没拿稳被一声暴喝吓得跪倒在地,连同那只簪子摔在地上,断成两截。我跟在后面,有些为难,这丫头怕又要被卖出府了。
就在我以为侯爷张口让我收拾了这个丫头的时候,他启口“扔去后院浇花”。
我一愣,这曾是姑娘的交代。






那幅《清明上河图》终于完成了,皇上大喜,摆了酒宴请各大臣一同观赏。百官奉承不停,唯独侯爷,对着虹桥上的女人,一杯一杯的灌酒。
侯爷喝醉了,最后是被我扶回来的,这是爷第一次醉酒。
躺在床上的时候,侯爷皱着眉痛苦地把手按在心口。我说不上来,是手上的疤疼了还是心头的伤疼了。
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”







我本以为侯爷会权倾朝野,长命百岁。谁知最后,侯爷握着滔天兵权,还是死在了疆场。大概从他请旨平反那天就没打算再回来这纷杂诡秘的朝堂。


神通侯方应看,年三十五,战死沙场。

“我没皱眉,我不疼,所以你等等我。”

ycy妹妹简直了
出天赐了
你看看发型都一样
我这个专门吸小姐姐体质
在家两个星期胖了4斤

明天回去继续战斗
放过自己
努力努力再努力

黄少天的三次表白【黄沐】

黄少天的三次表白


又是一个乱七八糟一大堆没重点的口水文
而且我还没写完
不一定会填
因为没有梗
三次元忙
全靠野男人续命
捂脸跑


01
联盟虽然没有严令禁止过选手谈恋爱,但是各队基本都没什么恋爱关系,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就轮回方明华一个脱离了单身队伍。

原因有二:一个是战队训练一封闭,每天满眼都是训练,回宿舍玩个手机就睡了,比赛时候更不用说,魔鬼赛程调整状态太重要了。
二就是联盟的女选手实在是太少了。四期那两位神仙姐姐可都动不得,一个是分分钟把你踩在脚底下,你还得告一声姑奶奶饶命,另一个要么微笑着把你轰成渣渣,要么就是你先被旁边神迹诡秘的战法戳死。


02
苏沐橙和黄少天第一次见面其实不是在赛场上,第四赛季前的那个冬天,黄少天偷摸到了H市,鬼鬼祟祟地跟门房大爷瞎扯一通,忽悠着放他进了门。在职业选手的探图能力下,顺利摸进敌方宿舍,这嘉世战队倒也可以,还给每间宿舍安了门牌。

黄少天在那个花里胡哨的"叶秋"门口站定,在强攻和猥琐偷袭之间难以抉择。就在他勉强想着第一次见面还是先按礼数敲门三声,准备会一会那个游戏里面翻云覆雨的人物之时,门突然开了,然后?

然后,他被爆了一头礼花。

确认过眼神,是不认识的人。黄少天楞楞地看了对面姑娘一秒,一边扒拉着长长的礼花弹,一边没完没了地絮叨:“我去,叶秋你不露面难道是因为你是个女人?你和我聊天竟然开变声器!!”

“那个,我不是叶秋,你吃小馄饨吗?”彼时未来的联盟女神还没修炼成小狐狸,局促地放下手中的礼花,对他露出第一个微笑。


02

叶修偷溜买烟回来的时候,顺手收拾了掉落一地的礼花,再进门的时候,一抬眼就看见了黄少天的一头黄毛,傻小子直愣愣地抬头看着他,已经占了小小餐桌上他的位置,他挑了挑眉琢磨着这小子一个快出道的人怎么就这么出现在这里,平复眉尾连带的抽搐之后,倒也不急着发问,转向旁边乖巧听话坐着的沐橙

“最近安保不行,你可注意点。”

“反正我就住你隔壁,大喊一声你就带着却邪冲过来英雄救美,来得及的。”苏沐橙对着他一笑,顺手接过了他带回来的冰淇淋桶。

苏沐橙回的这一句信息量太大,蓝雨出来的黄少天第一反应,不是吧,就他这邋遢样暂且不说不是斗神气质,怎么地,嘉世还给他配了个这么漂亮的妹子???苍天无眼啊!

也许是这小子在网游里面经常缠着“叶秋”PK,嘉世这二位老神犹在地坐在黄少天对面,那叫个随性自然,反观吃了一碗小馄饨的黄少天到时坐立不安起来,完全忘记自己的初衷是:看看这个不要脸的大神到底长啥样,下挑战书,再然后当面PK一下。

这剧情展开不对呀!为什么对面两个一个笑眯眯,一个就像个网游大叔一样的,“青年”?这就是大神真容??还有这么妹子怎么在他房间里,玩游戏还能找到女朋友???魏老大诚不欺我也!(虽然是他当初招募同僚吹牛逼的话,但是峰回路转,老魏最终进入了联盟妹子多的战队也是不争的事实。所以老魏没骗他,也没骗孩子们,欢迎报考蓝雨职业技术学院。请拨打热线电话400-820-8820,竭诚为您服务!)

“叶秋”明显有些对着这小子的“沉默寡言”不习惯。网游里面叽叽喳喳的劲呢,怎么今天扭扭捏捏的,再一看这小子时不时就盯一会儿沐橙,之后眼珠子一转,落到他身上,最后一通打量他俩。

在黄少天眼珠子打结之前,叶修敲了敲桌子,开口放话“你是来扰乱军心的吗?”

"叶秋,你竟然藏了这么大一个靓女。快说快说是不是之前帮你打boss的那位枪炮师?,你不是说她要出道了吗?是不是她是不是她?”好的,他算是找回了状态,叶修习以为常地抽动了嘴角,倒是又不想回答问题了,毕竟他问题实在是……太多了。

这厢叶修不想搭理他,那边沐橙倒是大大方方伸出手。“是呀,我就是沐雨橙风。你好,夜雨声烦。”

游戏里打过几次照面,苏沐橙倒也是对这个话痨小剑客有点印象。就是没想到他敢单枪匹马跑嘉世来,看样子是因为一个月过去了,叶修还没答应跟他PK,这人心急,直接找上门了。emmm.该说他沉迷荣耀还是一时冲动?

黄少天要是知道第一次见面他就给苏沐橙留着这种印象,他一定会捶胸顿足穿越回去忍住去敲“叶秋”的身心。这个“一时冲动”可把他拖了很久。


03
第四期选手如数出道,填不上了许多职业顶尖的空位,这一席之地的争夺也是一个又一个赛季的努力换来的。“黄金一代”名不虚传。他们之中有人一出道就当了队长,有人一出道就拿到冠军,有人搭档强势出击,也有人籍籍无名。


第四赛季结束的时候,苏沐橙是不开心的,显而易见,嘉世丢了冠军,外面“腥风血雨”的评论,矛头对准了她。她整个夏休期都留在嘉世训练,除了嘉世她也无处可去。

黄少天经历一个赛季的锻炼,野蛮生长,第一剑客崭露头角。出道一年,其实四期群里吐槽热闹不断,但是真正成好朋友的,没几个。所以当苏沐橙收到黄少天微信约她嘉世旁边冰淇淋店见面的时候,也是诧异犹豫了一下,回去照了照镜子,上了个妆,才又回来面对她那搁置的微信。

一拿起手机,结果让她乍舌,她什么时候不小心按下了一个空格键,这就是说在黄少天那边一直显示的是她正在回复!!!果然这个心急的家伙,早就忍不住了吧,下面追问了几句,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等回复,最后看她长时间没回,有些泄了气,开始了买惨大计。一声声苏妹子虚弱无力刷屏控诉者H市的高温。

苏沐橙盯着手机噗嗤笑了出来,她已经能够脑补他一个大老爷们形象不雅地趴在小圆桌上面,当然还有附带的捂得严严实实的墨镜什么的。这家伙人气可好着呢,但就是话多,有时候粉丝都嫌他烦,哈哈哈。

"好啦,我这就出来,刚刚是没来得及回复,你先点个冰淇淋吃着,算我账上,当没及时回复你的赔罪啦。"苏沐橙揣上手机,带好伪装就出了门。

那边黄少天看到回复直接把吃了一半的冰淇淋扔了,还缜密地擦干净嘴唇,并且将纸巾也毁尸灭迹。


04
两人见面的熟络寒暄之后,黄少天竟然开始有些坐立不安,挠着头,眼珠子滴溜溜打转,就是不敢落在苏沐橙身上。

苏沐橙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沉迷退掉冰淇淋塔。

“苏沐橙,我喜欢你!”

苏沐橙拿着冰淇淋小勺的手一抖,刚刚挑起的香芋冰淇淋啪叽回应地心引力落在了巧克力球上,苏姑娘的冰淇淋强迫症一上来,就皱了眉。

对面黄少天喊完这一句,屁股像坐在瓢上一样,甚至在苏沐橙的晃神中想一个拔剑斩瞬移出她的视线范围,然后退回大本营抱着他家牧师抵挡她的火力。

然而女孩子什么都没做,随着冰淇淋塔倒下的还有他那颗纯纯少年心。

被拒绝了,毫无疑问。